F-ZUTTER

(玩火瞎JB编,非现实例子,
不算BE吧…?dbq,不会写HE)

看黑天鹅时想到的梗。
黑白兴人设,算是臆想第二人格?
双重人格严谨的说,两个人格间是互相不知道彼此存在的。
所以,本文这种站黑白兴角度描述彼此的,
不能算是双重人格。

白:美丽的,柔软的,纯真的,敏感的,善良的……自怜自爱,无法反抗,脆弱没安全感
黑:冷静的,强硬的,狡黠的,多疑的,隐忍的……强大腹黑,善于伪装,嫉恶如仇
白:跳舞精准,规矩,因为想要完美精准,而缺乏自在自信。
黑:依旧精准,却少了刻板的规矩,爆发着孤孓和桀骜,撩人而自知。

“黑天鹅
惊悚之余绽放漆黑光芒,
乖的本质是压抑,
恶的本质是释放,
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就需要释放不同的自己,
当说出I was perfect的时候,
你就变成了最想成为的自己。”

1.THE WHITE:
叹息,是回忆吧
练习生时的那次平安夜,他第一次出现,在凌晨我练习后回宿舍的路上。
他送了我一个雪人,简简单单,干干净净。
当时他望着我的样子,我不太记得了。
我只记得,他是比当时狼狈不堪的我,优雅得多。
雪人孤零零的,我也孤零零,站在月色里。
突然觉得安慰了。

2.THE WHITE:
他再次出现的很突然,也很及时,
那次舞蹈评级考试,有人扔掉了我的鞋。
但一切却顺利进行了,我至今不知道怎么解决的,
开始我会问,他笑而不语。后来便不问了。
不过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来找我麻烦,却也没有人靠近我了。

我有些怕他,因为我无法操控的未知,还有谜一样的,无法挣脱的吸引力。

但他看向我时,
眼中的温柔令人沉溺
同时又有深情,令我心悦。
他应该是我的,
我想,
他只能是我的才行。

3.THE WHITE:
他跳舞时喜欢带帽子遮住眼,这也是我后来发现的。
也许是帽子的原因?
明明是同样形体样貌,
但每次他站在舞台上,
就会格外吸引眼球。

他傲慢地无视你,又礼貌地撩拨你
但欲望是无礼甚喧嚣的,
你知道他在明知故犯,却控制不住地心动,
然而,从心动的那一刻起,你便陷入了欲望
欲望是玷污,是犯罪
却没人能摆脱这样的操控
你们都是他的罪人

唯独我不同
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细节,
其实都属于我。
我望着他,带着些难得的傲慢
因为我知道,
他只会亲吻我,深情共余生

“Perfection is not only but control.”

4.THE BLACK:
他爱我,他的爱却是被动的,
对,他需要被爱
而他又恐惧我,想疏离我,
因为无法掌控的未知。
他如此矛盾,
我曾以为,他离不开我。

当年那些黑暗的岁月里,
本应我去承受,
可我做不到的太多太多,
惭愧于他。

想成为他的刀,
然而风黏腻雨,席卷而来时,
他收起了刀。
他想守住的,
他不想放弃的,
是我无法取而代之的。

5.THE BLACK:
他在寻找我的软肋。
再多次测试之后,
他开始实施计划了——
这是一个聪明办法:
他开始尝试着独当一面,
像我曾唠叨过的那样
模仿我的性格举止,模仿我的气质气场,
甚至模仿了我的手段。
他要成为我,取代我,
但又不再是我。
也不会是我了。
也的确做到了,这几年,我出现的越来越少。
我有点后悔,但我又不后悔。
黑白本就不可能划分清楚不是吗?
只是还是会担心罢了

他不再怕受伤,他不再需要我
——这就是我的软肋。
是任何人都没法触及的死穴,除了他。

6.THE BLACK:
只是有时候,我会想念当初那个
天真的,柔软的,怕痛的,
被人欺负也只会咬牙跟自己较劲的
惨兮兮的孤零零的他
尤其,他那不经意绽放脆弱又美丽
缠绵地,柔弱地,握住了我的心脏
传达着害怕,那么无辜,让你不得不爱他

想亲吻他脆弱幼小的翅膀,带来阳光
可我却只有,黑暗中宁静着的温柔
试图伪装出一片柔软明媚的花房
我深深地疼爱他
以至于,
我不能爱自己了
对不起

7.THE BLACK:
而他一旦不是他,
我也就没必要是我了。

做一次告别,
应说对不起,
但我仍爱你
THE WHITE
祝好

破碎故事之心 小见

爱你是我唯一重要的事,莱斯特小姐。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莱斯特小姐。
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
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Loving you is the important thing, Miss Lester.
  There are some people who think love is sex and marriage and six o’clock-kisses and children, and perhaps it is, Miss Lester.
  But do you know what I think?
  I think love is a touch and yet not a touch.

我想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嫁给一个外人看来是富有、英俊、聪明或者受欢迎的男人是很重要的。我连受欢迎都谈不上。甚至没有人讨厌我。我只是——我仅仅是——贾斯汀·霍根施拉格。我从没让人感到愉快、难过、生气,哪怕厌烦。我想人们觉得我是个好人,仅此而已。
I suppose it’s important to a woman that other people think of her as the wife of a man who is either rich, handsome, witty or popular.
  I’m not even popular.
  I’m not even hated. I’m just—I’m just—Justin Horgenschlag. I never make people
gay, sad, angry, or even disgusted. I think people regard me as a nice guy, but
that’s all.

* * * * * * * * * * * * * * * * *
他31岁已经习惯了麻木的度日如年,忽然一见钟情,开始向往美好的事物,相形见绌,才有这样的反省,然而却因恐惧,不会再去改变什么……(别问我为什么这样说,如果他是个果断勇敢的人,断不会30岁了还如此卑微)……所以,然并卵的醒悟……

如此,就好理解为什么这个故事之后的结局,为什么被写成了一个现实的悲剧。

为啥一种gv的色气感

生田桃李:

著名的toma三十而立时候的裸安...


感觉没法儿无缝拼图于是就让他扯开着了hhh好残暴


屁股那张居然超过20M不能发= =回头再看看怎么弄好了


自扫自存 建议用电脑看比较清晰



啊啊啊啊❤❤❤

心琴RizaN+:

Zootopia.
涂了一张,这对儿实在可爱(っ´ω`c)
明天去二刷~